• <ruby id="jtssk"></ruby>
      1.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 集團新聞

        《深圳商報》專訪集團主席陳政立:靠“闖”字走出新路

        時間:2015-10-22   發布人:   總瀏覽:

         “我常想起小平同志當年說過的一句話:‘改革開放膽子要大一些,敢于試驗??礈柿说?,就大膽地試,大膽地闖。”寶安集團董事長陳政立回首企業成長史,不禁感慨:當年成立之初只有二十萬元的企業,如今已是市值數百億元資產的大型產業集團。 

        “我們一直扎根在深圳,在公司最困難的時候,也是在深圳完成鳳凰涅槃。”在接受深圳商報專訪時,陳政立表示:“深圳的重要經驗就是敢闖,寶安集團正是靠闖的精神,靠一股勁,慢慢走出了一條新路。沒有這個精神,就難以干出新的事業。”

        作為土生土長的深圳人,寶安集團的前身寶安縣聯合投資公司在1983年成立時,陳政立就是元老之一。成立之初,寶安集團就帶著濃厚的時代標簽:首次以向社會公開招股的方式組建,成為了新中國第一家股份制企業,并發行了新中國第一張股票。

        那時的陳政立,還只是基層員工,靠著出色的業務能力以及超前的戰略眼光,他一步一步走上了領導崗位。陳政立回憶,當時的寶安集團手頭有幾十萬元,選擇了商貿業作為突破口,實行“以貿易為先導,以工業為基礎”的發展戰略。雖然寶安集團發行的第一張股票并不能在市場上流通,不過成立一年的寶安集團就有了分紅,到1983年底,寶安集團實現了17萬元的利潤,寶安股票有了18.4%的分紅。

        在陳政立等人的努力下,公司將主營業務拓展到房地產業、工業區開發、工業制造和“三來一補”加工業、倉儲運輸、商業貿易和進出口貿易、酒店經營和服務、金融證券業等。

        1991年公司上市前,年僅30歲的陳政立升任寶安集團總裁。在這個位置,陳政立開始了在土地和資本市場的縱橫捭闔,并與集團的其他決策者確定了以土地收購兼并、參股投資等方式實現公司快速擴張,并開創了中國早期資本市場的許多傳奇。

         

        深市“老六家” 寶安故事多

        20158月,中國寶安集團以12億元轉讓了寶安地產15%的股份獲利8億元后,又被媒體挖出四年前2000多萬元投資的一家新材料公司被新研股份收購,獲利4億多元。其實,翻開中國寶安集團30多年發展歷史,極具慧眼的戰略投資正是中國寶安集團成功的法寶之一。

        1991年,寶安集團在深交所上市,股票名稱‘深寶安’,公開發行量2.25億股,是當時深圳的六家上市企業之一。”陳政立回憶,募集資金后的寶安集團開始在資本市場大肆收購,締造了很多投資經典案例。

        1992年寶安集團收購了武漢南湖機場,成為國內首家收購機場進行房地產成片開發的企業;1993年,寶安集團開辦了新中國第一家財務顧問公司——安信財務,并成功組織策劃川鹽化、甘長風等二十多家國企改制上市。1993年,是陳政立記憶尤為深刻的一年,那年也讓資本市場見識了寶安集團的雄厚資金實力。

        19939月,上海證券交易所正式允許法人機構開設證券賬戶投資股市。寶安集團專門成立總指揮部,我任總指揮,從911日開始從二級市場大量購進延中實業的股票。到104日,寶安集團持有延中股票4793000股,擁有延中實業15.98%的股票,成為延中實業第一大股東。”陳政立向記者表示,當年105日下午,寶安集團在上海舉行記者會,宣布寶安集團成為延中實業第一大股東,并開始介入延中實業經營管理。這也是中國資本市場通過二級市場控股的第一單,被外界解讀為“寶延風波”,不僅牽動了整個中國股市的神經,也成為海內外媒體關注的熱點,寶安集團一夜之間確立了資金雄厚、氣勢逼人的企業形象。這也為后來中國產權市場活躍的兼并與重組打響了頭炮。寶安集團控股延中實業后的故事還不僅于此,入主延中后的寶安集團又引進北大方正并為延中實業注入高科技概念后擇機退出,此舉實現了寶安集團獲可觀投資收益、延中實業注入高科技產業和北大方正成功上市三贏的局面,成為中國資本市場經典的投資案例。

        兩年后的1995年,時年35歲的陳政立當選寶安集團董事局主席兼總裁。在這期間,寶安集團發行了新中國第一張認股權證和第一張可轉換債券,為中國初創期的資本市場和證券市場進行了探索。

        回憶20多年前的創業歷程,陳政立倍感自豪的是:1991年深圳上市的六家企業,業內稱深市“老六家”中,到現在也沒有改股票名字的只有兩家,一家是中國寶安,另一家是萬科。

         

        做好加減法 自救出困境

        寶安集團資本市場也曾陷入過低谷。1992年,寶安集團為了探尋企業發展新的資金來源,發行了3年期5億元企業可轉換債券,由于股市低迷等因素,到1994年也只有2.7%的可轉換債券換成了股票。這意味著1995年,寶安集團需要償付5億元的可轉換債???span lang="EN-US">1995年國內經濟持續低迷、股市冷淡、通脹嚴重、利率高企,這讓當時以房地產為龍頭,以金融證券為支柱的寶安集團一下子遭遇到了最為艱難和嚴重的經營局面。

        陳政立回憶說,一個企業越是艱難的時候,表現出來的誠信越能體現企業的擔當。為了確保5億元債務按時兌付,他一方面成立了金融證券領導小組,跑遍了深圳市內所有的金融機構,另一方面在盤活存量資源上做文章,不斷變現資產終于如期還清了債務。

        5億元債務的償還讓當時的寶安集團元氣大傷,可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1992年至1995年期,國內還沒有推行房地產證、土地證制度,企業無法將土地房產直接抵押給銀行貸款,當時上市公司之間流行的是互相擔保。寶安集團當時也給數家公司做了銀行貸款擔保,這些企業沒有熬過經濟低迷期,最終資不抵債,銀行追討寶安集團的擔保責任,寶安集團因此損失了幾個億,還被法院拍賣股份和資產,集團辦公室和銀行賬號多次被查封,股票也被ST。

        那是寶安集團迄今為止最為艱難的時期。當時,陳政立的武器就是:一手做減法,一手做加法。他下令成立“關停并轉辦公室”,實施“關停并轉、收縮戰線”和“全面質量經營和質量管理”措施。到1998年,寶安集團關停并轉了100多家下屬公司。

        在做減法的同時,寶安集團也在做加法。19957月,面臨5億元債券需要償還的困境,寶安集團仍果斷拿出1100萬元受讓了原武漢國資持有的馬應龍藥業(原武漢第三制藥廠)55%的股份,入主了這家四百多年歷史的中華老字號企業,實施控股經營。入主馬應龍后,寶安集團在陳政立的帶領下推出切合實際的發展戰略和措施,讓馬應龍藥業進入了快速發展時期,并于20045月上市,從一個100多人靠一支痔瘡膏產品生存、利潤才百多萬元的老字號國有小型企業,被打造成資產超百億的醫藥上市集團公司。

        鳳凰涅槃后的寶安集團,1999年主營業務收入比上一年增加52%,主營業務利潤增長183%,凈利潤增長100%。到2000年,寶安集團的經營狀況和資產狀況等得到根本性好轉,呈現出生物醫藥和房地產兩大主導產業并駕齊驅、蓬勃發展的良好勢頭。

         

        三大產業并舉 “三力系統”發力

        2000年后的寶安集團,被陳政立稱為二次創業的開始。這一年,在夯實房地產、生物醫藥兩大主導產業基礎上,陳政立將目光投向了新能源新材料領域。

        2002年,寶安集團投資從事鋰離子電池材料研發、生產、銷售的深圳市貝特瑞電子材料有限公司,此后又數次增持,2014年已持有89.93%的股份。在寶安集團入主之后,貝特瑞在其創新之路上高歌猛進,通過全產業鏈的布局,從作坊企業發展成為全球鋰電負極材料行業領先企業,年銷售額突破10億元,直接為三星、LG、松下等供貨,目前包括特斯拉在內的國際新能源汽車業巨頭也在與貝特瑞洽談合作。2014年,貝特瑞創出單月出貨量超過2000噸和單月凈利潤突破1000萬元,全年營業收入同比增長32%,凈利潤同比增長43%。

        值得關注的,是貝特瑞在石墨烯方面的研究及進展。陳政立表示,石墨烯用途極廣,由石墨烯作為兩級制成的電池用品續航能力是普通電池的10倍,所需充電時間也更少。貝特瑞這些年在石墨烯方面的研究投入和成果均居國內前列,打造了從原材料到研發產品的全產業鏈。同時,牽頭成立了深圳市首家石墨烯應用研究院,一旦石墨烯產品進入全面應用階段,該公司前景更不可限量。

        貝特瑞的崛起讓寶安集團形成了高新技術、生物醫藥、房地產三大產業并舉的局面,同時陳政立也以前瞻性的眼光進入了新環境下的中國資本市場,控股了中國風險投資有限公司,在資本市場投資了東江環保、鼎漢技術、鼎龍化學、皇氏乳業、維爾利、鐵漢生態、隆華節能、合縱科技等企業,他們先后在國內主板、香港主板、國內創業板、中小板成功上市,不僅為寶安集團帶來穩定的投資回報,更顯示了寶安集團強大的經營實力和獨特的投資眼光。

        寶安集團二次創業的成果,也得益于陳政立的一套管控理念。“集團跨行業發展,子公司又全國分布,總結寶安集團20多年的經驗,推出了‘三力系統’管理體系。”陳政立向記者表示,目標產生壓力,激勵提供動力,競爭制造活力;壓力系統重在提升業績,動力系統重在改善態度,活力系統重在提高能力。“三力系統”的推出,改變了寶安集團之前的人員管理局面,獲得了第三屆中國人力資源管理成果金獎的肯定。

         

        集團再轉型 元老再出發

        縱觀寶安集團的發展歷史,記者發現“求變”一直貫穿發展主線。2014年,寶安集團又確立了建設新材料為主的高科技產業集團的戰略目標。

        其實,在2014年再次轉型方向之前, 陳政立根據國家“互聯網+”和“一帶一路”等國家宏觀戰略,已提前在新材料新能源和軍工領域進行了布局。據了解,2010年寶安集團3700萬元控股了大地和電氣股份有限公司,2300萬元控股了寧波拜特公司,該公司為國內動力電池檢測前三甲企業;2011年,寶安集團1.2億元控股了武漢永力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該公司以生產軍用大功率電源為主,目前已經于新三板掛牌;2012年,寶安集團控股了深圳泰格爾航空航天科技有限公司,該公司以生產碳纖維復合材料產品為主,主要應用于軍用無人機上;201410月,寶安集團1.6億元控股了武漢華博通訊,武漢華博具有全套軍工資質,產品為傳統業務軍用車載通訊設備、核心業務軍用模擬訓練系統以及新興業務北斗差分傳輸系統;2015年,寶安集團以5000多萬元控股北京艾瑞福斯特公司,該公司從事軍工級高性能鋁合金粉末材料及制品的研發、生產、銷售,擁有目前國內唯一一條鋁合金真空霧化快凝粉末生產線。這些企業基本都是各自行業的佼佼者,同時又組成了產業集群,再加以原來的馬應龍集團和中國風險投資有限公司平臺,寶安集團新的產業布局再次清晰,目標直指高科技產業巨頭。招商證券在對寶安集團進行調研后認為,寶安集團向新能源新材料領域的轉型,順應了中國經濟的發展潮流,既具備前瞻性,又具備巨大的盈利空間。

        “明知工作就是無夜晝,明知代價就是少閑游,我昂首闊步不停留,無視暗涌和波濤,靠勤勞的雙手,不達目標誓不休。”陳政立在他作詞的歌曲《奮斗》中,不經意地坦露其30多年創業歷程南征北戰、東拓西進的感悟,同時也包含了開創中國資本市場眾多先河的自豪。

        (深圳商報記者 陳發清)

         

         

        中文字幕无码Av系列,手在线播放波多野结衣,人妻无码久久中文字幕专区
      2. <ruby id="jtssk"></ruby>